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 正文内容

为什么说,放开网售处方药才是对患者最大的尊重?

近日,随着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多个互联网医疗新规的发布,网售处方药重新成为了公众热议的焦点,《法制日报》、新华网、《南方都市报》等主流媒体更直接提出“对网售处方药应实行开放式监管”。主流媒体的发声,表明普通消费者对网售处方药的需求已十分强烈。那么,开放的、受监管的网售处方药又意味着什么呢?

过去禁止网络销售处方药的出发点非常简单:网售处方药的完全放开可能会导致处方药的滥用,对患者、对社会都形成比较大的危害。这个顾虑有一定的合理性,然而在现实中网售处方药的弊端已经大到必须被禁的程度了吗?为此我们通过几个有过网购处方药经历的患者案例可以看到,网售处方药所带来的不仅仅是便利,甚至还有尊严。

家住乌鲁木齐的阿女士,对网售处方药的便利就有着非常深的体会。阿女士患有极为罕见的原发性肺动脉高压(世界卫生组织将发病人数小于总人口的0.65‰~1‰的疾病列为罕见病)。阿女士所服用的安立生坦片之前是从上海肺科医院凭处方购买,一次来回就要折腾近一万公里。为了避免这样的“舟车劳顿”阿女士想过一次性购买几个月的治疗药品,但这种药一盒的价格就要5000多元,阿女士无力一次承担多月的治疗费用。对于阿女士来说,最好的购药方式就是网购——这样既能省去大量时间与金钱的花费,更能保证药物不断供。

阿女士的遭遇并不是孤例。《南方都市报》近期也对罕见病廉价药购药难的问题进行了追踪。《南方都市报》的报道显示,许多罕见病廉价药由于用量小、价格低,企业缺乏足够的生产动力,不仅患者购药极为不便,还容易出现供应不及时、供应量不足的情况。据有关部门梳理,具有这类特点,存在短缺风险的国内药品有139个。即便按照万分之一的发病率计算,这些廉价罕见病处方药影响的患者数量也有近两千万人的规模。

对于另一部分患者来说,网购处方药是对隐私的极大保护。例如,湖南常德的HIV患者魏先生今年30岁,需服用多替阿巴拉米片缓解症状。但魏先生很担心去买药时被别人看到而泄露自己的病情。家住北京的40岁的梁先生每个月会为朋友预定治疗阳痿的药物枸橼酸西地那非片,但考虑到自己及朋友的隐私,梁先生不愿去线下药店购买。在采访中,魏先生和梁先生都表示,网售处方药既便捷又能保护隐私,是最有尊严的一个购药渠道。

对于绝大多数消费者来说,网售处方药所带来的便利更是显而易见的。例如,在深圳工作的王先生,父母年事已高且行动不便,有了网售处方药,子女们可以直接在线上下单将药送到父母手中,省去父母的奔波;在北京某创业公司工作的张女士上班时间非常紧张,无法抽身去买药,网售处方药可让他们工作、治疗两不误;在河北石家庄生活的李先生,他所服用的药物整个城市只有两家药店有售,每次买药都要穿过大半个城市,但在网上他一键就可买到需要的药品。这些切实可见的便利,正是公众与主流媒体呼吁对网售处方药实行开放式监管的原因。

当然开放网售处方药的前提也是通过监管保障安全的前提下。《法制日报》在其文章中指出:“网售处方药的未来发展趋势,应当是随着条件不断成熟,进一步建立更开放的销售服务体系。比如,要加强药品回溯体系建设,做到每一粒网络销售药品从制造厂家、销售环节到用户各个环节的信息留存,并建立相应的信息管理档案,实现药品线上销售与线下流通的透明化”。换言之,随着监管体系与技术的不断完善,可以通过开放式监管保障消费者的用药安全。

过去几年中我国也多次对网售处方药进行过试水。整体来看,网售处方药也取得了非常大的进步,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而近期互联网医疗新规的出台,则表明监管部门已经逐步探索出了一条稳健的道路。新规中对网售处方药销售方式、配送方式等的规定,也为网售处方药的普及确立了规范,未来将会有亿万消费者享受到由此带来的便利,公众也会获得更好的健康权益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