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 正文内容

做爱做的事,不应该成为烦恼

“如果你有烦恼,那就去做爱! ”

很多人可能都不会忘了著名电影《闻香识女人》里,弗兰克中校这句让无数单身狗望尘莫及的段子。在电影里,弗兰克中校认为,身体的抵死缠绵被喻为最大的欢愉,是通往天堂的护照,也是人间最至真的体验。而在真实生活中,英国文学家劳伦斯也认为性和美是一回事,印度教甚至把性爱看作是净化灵魂的手段。

没错,在某种情景下,做爱的确是人间最值得的事情,但是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有一天,性也成了一种烦恼呢?

消失的N次郎

就在前几年,中国人口协会与中国妇女儿童事业发展中心曾共同发布“中国女性性福指数调查报告”,在中国性学会的倾力指导下,通过网上调查、街头调查等形式,收到有效答卷26532份,并据此得出一个比较骇人的结论:有68%的女性对性生活持有一般以下的态度,并且让众多丈夫感到惭愧的是,很多妻子都认为丈夫或性伴侣的性功能状态普遍不太理想,近四成的女性在回答"目前丈夫或性伴侣的性功能状态"时,选择了"一般"、"不太好"或"不好"。

这样出人意料的结果不禁让人好奇:那些威猛的四次郎与七次郎们都去哪了?

其实,他们并没有消失,我们仍可以从下面几个例子中找到他们。

大学刚毕业那会,李鹏(化名)和他女朋友成功加入异地恋的队伍。依然如胶似漆的他们约定每个月见一次面,每次大概四天。大家都是年轻人嘛,长时间不见面都会有很强的需求,所以他们每次见面第一件事情就是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李鹏每每都会化身人形泰迪,随时随地分泌荷尔蒙,他的座右铭就是:早上来一次,上午好心情;中午来一次,下午好心情;傍晚来一次,晚上好心情;睡前一来次,做梦好心情。对他来说,生活的意义就在于,如何打发两个高潮之间的无聊时间。

可惜的是,这种美好的生活并没有维持太久。到了后来,在像往常一样又一次经过连续四天的征战,感受过无数次生命的大和谐以后,问题就突然出现了。李鹏突然对这事提不起兴趣,在性生活中的表现也大不如从前,等结束后也不想抱着女友卿卿我我,就想倒头就睡,第二天醒来还觉得腰膝酸软,后续乏力。以前再怎么折腾都会觉得生龙活虎,后来没多久就会气喘如牛,总觉得腰间坠着一块冰冷的石头,无论如何都使不上力气,以前是他追着女友满床跑,后来他到成了逃跑的一方,甚至连每月一次的见面都不敢赴约。也难怪,面对大好青春的女友,如果连性都满足不了,难免有些伤及自尊。只是他那种突然之间的改变,就像一只整天在山林翻腾的猛虎突然变成一条翻着肚皮的咸鱼,令人愕然不已。

和李鹏情况差不多的,还有刚结婚不久的徐震(化名)。刚开始他和妻子每天都在过没羞没躁的性福生活,两人对那种事爱到不行,时刻在厨房、客厅、卧室、卫生间之间转换战场。等下班回家更是干柴遇烈火,每每都要像《黄金时代》里那样,敦一敦夫妻之间的革命友谊,疯狂的时候一天就完成别人一个月的指标,可以说每天的生活都是一个花式造娃现场。

然而时间长了,他们的夫妻生活就渐渐从《黄金时代》换成了《白鹿原》,徐震就像《白鹿原》中的白孝文:“脸色仍然发灰,眼睛周围有一个晕圈儿,明显不过地呈现着纵欲过度的样子。”徐震逐渐发现,每天早上醒来,陪伴他十几年的小帐篷都不见了,自己也慢慢变成了“微软”的拥趸,在播种的时候总是状态不佳,并且不管前天晚上徐震睡得有多好,第二天醒来总是面色灰暗,眼神呆滞,疲惫不堪地顶着一副熊猫眼,经常提不起精神,昏昏欲睡,工作也没劲,还出现了脱发现象。

看到这里,如果你为自己单身而感到庆幸的话,那简直是——高兴得太早了,不仅仅是情侣、夫妻,连性欲旺盛的单身汪也在“劫”难逃。母胎Solo的基金经理张迪(化名)最近刚刚升为部门主管,手下有十几个员工,背上也有几百万的业绩指标,忙碌且压力山大的工作使他经常性地失眠,食欲也下降得厉害。为了排解心中的压力,张迪每到周末都会进行一个固定项目——约炮,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仿佛在鱼水之欢中,他才能短暂告别工作的困扰。

然而,随着约炮经历越来越多,它带给张迪的解压作用却越来越小,无奈每当夜深人静,张生便开始祭出祖传的手艺,自己动手,丰衣足食。过了一两个月,就明白了“樯橹灰飞烟灭”的另一层含义,他很难再体会到性带来的快感,每次都为了撸而撸,并且他还变得比以前更加失眠多梦,不易入睡,气短心跳,时出虚汗,耳朵里面像有苍蝇甚至蝉在鸣叫,不停地嗡嗡地响。

为什么上面三个人做自己爱做的事,却都遭受了不同的烦恼呢?

最大的原因就在于他们没有考虑过肾的感受——让肾超负荷工作,不给它足够的休息时间,还没有“加班费”补贴,肾不罢工才怪。在现在生活中,除了以上因压力过大的过度发泄型、谈床不谈情的约炮党、见一面抵死缠一周的异地恋、时刻干柴遇烈火的新婚派,还有很多人过着不知节制的性生活,他们忘了中国传统文化所谓的“中庸”、“平衡”之道,凡事过度皆谓害,逞强过刚堪为伤,最终走向共同的归宿:因性过度引起肾透支,从而导致性的亚健康状态。

做爱,不应该成为烦恼

中医认为:肾的消耗与恢复是一种动态平衡;当经历连续的性生活后,消耗的阳气大于恢复的阳气,肾透支就会出现。这里的阳气,指的就是我们平常所说的肾精。肾透支只是肾精不足的状态,虽不是病,但却足以像前面三位壮士那样,让大家的性生活质量大打折扣。在黄帝内经《素问·脉要精微论》中就有“腰为肾之府”的记载,它的中医理论详细解释如下:

肾精亏损,无以濡养腰府筋脉则腰膝酸软;先天肾气不足,或房劳多产,损伤肾气,肾虚精亏血少,冲任不足,血海不能按时满溢,遂致月经后期而至;素体肾虚,命门火衰,经行时经水下泄,肾气益虚,不能上温脾阳,脾失温煦,运化失司,致成经行泄泻;或肾虚冲任损伤,胎元不固发为胎漏、胎动不安;或肾气不足,精血不充,冲任血海亏虚,精血化源不足,冲任血海不充,遂致月经量少。腰膝酸软,头晕耳鸣,面色晦暗,舌淡,脉沉为其特征。

简而言之,就是肾透支以后,就会发出很多预警信号,比如前文案例中出现的腰腿酸痛、精神不振、脱发耳鸣,以及没有出现的夜尿频多、畏寒怕冷等等,如果不及时应对,就会影响到生活的方方面面。除了夫妻之间的关系,还会因为身体精力跟不上,拖累工作进度,直接影响到晋升机会。

面对肾透支如此可怕的困扰,难道真的要残忍地灭人欲吗?

其实形势并没有那么严峻,因为我们早已找到了一个完美的续航方式——事后补,既在每次性生活或者连续操劳之后,给肾补充阳气,做一个及时的性保健,才能帮助那些消失的四次郎、七次郎们重振雄风。

现代人的生活节奏远远超出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正常规律,所以透支在所难免,可以说是每天都在发生,特别是在激情过后。从肾的消耗与恢复保持平衡这个角度来说,当身体消耗了之后,需要及时的补充能量,这跟饿了就要吃饭的道理是一样的,一次两次不及时吃饭还行,长期如此就有可能引发胃病了,补回肾透支的阳气也是同样的道理。

早在古代的时候,我们祖先就对补充阳气这件事特别重视,比如宋朝的时候,宫廷御医所所著的《和剂局方》,就收录了用来补肾和调养身体“四君子汤”。到了元朝,人们在“四君子汤”的基础上又加入了“五子衍宗方”,记录在了《丹溪心法》中。但这个方子虽能补肾,却总是时好时坏,效果反反复复。终于到了明朝,名医张景岳在宋、元古人的基础上再加了“五福饮”,在原有方剂温阳补肾的基础上增加了扶正固本的功效,让补进去的不再漏掉,这下终于达到了理想的效果,于是他将此方记录在了他所著的《景岳全书》中。比较有趣的是,这个由三朝名医共同开发的药方,就是大家熟知的“他好我也好”的提出者——汇仁肾宝片的方子。

不论是“四君子汤”、“五子衍宗方”,或是“五福饮”,抑或是现在的汇仁肾宝片,它们无一例外的都有金樱子、黄芪、红参、白术、山药、茯苓、五味子、覆盆子、车前子等这些中药。也正是因为这些中药的君臣佐使,互相协调,能“补阳”,能“调和”,还能“祛燥”,才能真正达到“温阳”效果,并将其固涩住,不流失,不外泄,补得进,固得牢。

伍迪·艾伦曾说,爱是答案,但是在人们等待这个答案的时候,性已经提出了许多很棒的问题。既然性与爱永远成双成对地出现,就代表它也是美好的代名词之一,而不应该与负面相伴。所以学会做一名懂事后补、会事后补的男人吧,这样才能避免性过度与肾透支,让每一个为爱鼓掌的夜晚,都能他好我也好,让每一件与做爱有关的事,都不再是烦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