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 正文内容

欲望都市,我们的欲望都去哪了?

这几天各写字楼里的热门段子莫过于一枚27岁的新婚女子,因“欲望”太强要求太“多”被丈夫一纸诉状递到法院申请强制离婚,而这枚女子双眼含泪“你说我们新婚夫妻才半年,有时候一个月一次,有时候两个月才一次,你说这个正常吗”的无辜拷问,将这原本羞答答的话题直接变成了office男女嬉笑嗔骂的新八卦。虽然在国人的思想里,把房中私事对簿公堂多少有些令人尴尬,但放眼这个热门话题之下,全网居然还有一大批女性在声讨自己的佛系丈夫,这不禁让人有些蒙:为何突然那么多禁欲系的丈夫“揭竿而起”?

无论是知乎还是微博,男女双方在夫妻生活上的矛盾始终是个热门话题,但如今那么多女性为房中私事集体爆发,恍惚间令人感觉,性倒变成了一种珍贵的稀缺资源。慕容雪村曾说:性生活本身就是一种经济行为,有需求,有供应,有风险,有收益,还要计算投入产出比。在消费降级来临的经济时代,仿佛性生活也顺带被拉下了水。

哪怕消费降级已成趋势,也要释放欲望的荷尔蒙

在《第四消费时代》这本书里,作者将日本消费社会自1912年起分为四个阶段,第一消费时代,是少数中产阶级享受的消费;第二消费时代,乘着经济高速发展的春风,以家庭为中心的消费势如破竹;第三时代,消费的个人化趋势风生水起。而如今,日本已进入第四消费时代,即重视“共享”的社会。这时,人们已经很难从消费商品上获得满足感,转而从其他方面去获取。

根据书里的描述看来,虽然说是降级,但整体来说却不一定是坏事,比较令专家们感到恐怖的是随之而来的另一种降级——欲望降级,当然也包括性欲。

同样以日本社会为例。日本著名管理学家大前研一先生写了一本书,叫《低欲望社会》,副标题起得非常有意思,叫“胸无大志的时代”。

这种胸无大志的低欲望就首先反映在性生活上。几个月前,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了一个噩耗,日本2017年新生人口数创历史新低:94万,这创下了日本1899年有统计数据以来的最低值。其实,如今日本人不仅没有生育欲望,连炒股/购物/结婚的欲望都没有,越来越多的肥宅被调侃成体型很大却又很温柔的“动物”,他们谈恋爱觉得麻烦,逛街又觉得多余,公司与家组成的两点一线便组成了自己生活的所有。

回看中国,这种无欲望的趋势也越来越明显,我们可以从当下国民的性生活数据中窥见端倪。

根据民政局官网公布的离婚大数据分析显示,2017年上半年,全国有558万对夫妇登记结婚,比去年下降7.5%;依法办理离婚登记185.6万对,比去年同期上升10.3%。中国的离婚率有多高?根据“2017年中国离婚率十强城市”排行,北上广深赫然占据了前四位:北京离婚率39%;上海离婚率38%;深圳离婚率36.25%;广州离婚率35%......很多大城市的离婚率都超过了30%,这不禁让人好奇离婚的首要原因。

中国人民大学性社会学研究所潘绥铭教授曾带领36名研究员,历时一年,进行了一次全国范围的随机抽样调查,在全国城乡60个地方对3824位20岁到64岁男女的性生活状况进行了了解,得到的结果是:在已婚或同居的男女中,每个月连一次性生活都不到的人超过28.7%;在最近的一年里,连一次性生活都没有的则占6.2%。网上已经出现的调查结果说,中国男人平均到37岁就只能保持每年一次的性能力。广东省政协原常委张枫也曾做过调查:“在1万对夫妇结婚的同时,大约有4500对夫妇在闹离婚,其中85%—90%是因为性生活不和谐。”

似乎没有性生活的欲望,已成为终结婚姻的头号终结者。那么,大家的欲望都去哪了?难道如今只能用辅助工具回到那个“他好我也好”的美好时代?如何让自己的禁欲系或佛系丈夫“还俗”,重新燃起他的狼性呢?我们还要从根本去解决。

只有精力充沛的真男人,才能兼顾事业成功与生活幸福

在《疯狂的进化》这本书里,作者向我们描绘了一个以繁殖为主要目标的动物世界,大家都为了繁殖下一代无所不用其极,它们为自己装备了华丽的外表,悦耳的歌喉,甚至可以为此转换性别、付出生命。反观之下,人类社会似乎在自然法则面前反其道而行——如果你还有精神过性生活,那说明你还不够成功。

张爱玲说“中年以后的男人,时常会觉得孤独,因为他一睁开眼睛,周围都是要依靠他的人,却没有他可以依靠的人。”这句话扎了很多中年男人的心。现代社会给男人赋予了更多的使命:坚强、沉着、独立、宽容、能干,来自各方面的压力也随之越来越大。男性每天在职场上面对激烈的竞争,时刻需要面对来自各方面的不可预测的压力,而通常这类男性正是夫妻生活中佛系丈夫的主力军。

34岁的张力(化名)刚刚跳槽到一家创业IT公司,在996的工作制下,每天不是带着手下解决bug,就是被bug解决。虽然已经是这家公司的中层,但身处这个加班文化盛行的行业,他也经常见到凌晨三四点钟的上海。如今妻子到了如狼似虎的年纪,老张也觉得自己年轻力壮,但每当忙了一整天回家,想要交作业,却发现忙碌早已让他变得深沉——贤者时间越来越长。不管张力的妻子每晚喷上特制香水,还是穿上蕾丝娇嗔怨怼地把张力追着满床跑,张力始终无动于衷。这令羞愤不已的妻子心中憋着一团怒火,当她因此对生活中所有鸡毛蒜皮的小事发脾气时,张力还觉得她无理取闹。两人的矛盾很快就蔓延到家庭的更多方面,大有要对簿公堂的架势。

如果张力能看到前文的事例,大概就能想清楚妻子发脾气的原因。随着社会节奏的加速,和张力情况类似的人会越来越多,但也许只有张力们的身体最清楚,他们有多力不从心。从中医的角度出发,肾的消耗与恢复是一种动态平衡,当消耗的阳气大于恢复的阳气,性的亚健康状态——肾透支就会出现。肾透支只是男人阳气不足的状态,并不是病。张力在连续加大班后肾的阳气急速透支,短时又不能得到很好的补充和恢复,虽然它还未伤及到身体,却足以让精壮的张力对性生活提不起半点兴趣,几乎一两个月才会有一次夫妻生活,这就是性的亚健康状态典型表现。

由此看来,性欲和工作量往往成反比,但如果要当现代人在代表生计的工作与性生活之间做出选择,与《疯狂的进化》中的动物们相反,人类会毫不犹豫选择前者,并且有时为此付出的代价也比较惨重——婚姻。更严重的是,男人们通常以养家/工作压力大为接口,拒不承认性的亚健康是一个问题,觉得就像月有阴晴圆缺一样,在正确的时间,那些消失的欲望会自己回来。古人有守株待兔,他们却在“守妻待欲”,这难免有些可笑,直到夫妻之间破镜难圆,才发现为时已晚。所以,性的亚健康是每个人值得且必须注意的问题,它与我们的幸福生活息息相关。

曾经有这样一个测试,让人们在手机和36D的女人之间选择一个带上个孤岛,没想到很多人选择的竟然是手机。究其原因,或许是因为在正值精力旺盛的年纪心有余而力不足。君不见,许多刚刚毕业的95后,已经开始用保温杯泡起了枸杞;而那些中年人聚集的烧烤摊上,总会有人用一脸期待的神情,点几串腰子或韭菜。几千年的文化传承下来,这种以形补形、韭菜壮阳的认知几乎是渗透到中国人骨子里的一种本能。只不过,有没有更直接有效解决性亚健康的方法呢?也许我们可以试着从古代名医们的做法中找到答案。

对于补肾这件事,中国自古以来就非常重视,古代封建社会的三妻四妾,更容易让封建社会的上层人士沉迷夜夜笙歌,长此以往肾透支不可避免,因此补肾成了上至大臣皇帝,下至地主商人的重要需求。有需求就会有生产力,因此很多古代名医都研究过补肾药房,甚至出现了三朝名医改进一个药方的情况。比如宋朝的时候,宫廷御医所所著的《和剂局方》,收录了用来补肾和调养身体“四君子汤”。到了元朝,人们在“四君子汤”的基础上又加入了“五子衍宗方”,记录在了《丹溪心法》中。但这个方子虽能补肾,却总是时好时坏,效果反反复复。终于到了明朝,名医张景岳在宋、元古人的基础上再加了“五福饮”,在原有方剂温阳补肾的基础上增加了扶正固本的功效,让补进去的不再漏掉,这下终于达到了理想的效果,于是他将此方记录在了他所著的《景岳全书》中。比较有趣的是,这个由三朝名医共同开发的药方,就是大家熟知的“他好我也好”的提出者——汇仁肾宝片的方子。

根据中国古代性学宝典《天下至道谈》所记载,像前文张力的状况也可称为“勿”,指的是心欲为之而实际不能。按照前文所说,就是在过度劳累后,肾的阳气急速透支,短时又不能得到很好的补充和恢复,从而引起肾透支的性亚健康状态。现代人的生活节奏远远超出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正常规律,肾透支实在在所难免。从肾的消耗与恢复保持平衡这个角度来说,当身体消耗了之后,就需要及时地补充能量,进行一个及时的性保健。这跟饿了就要吃饭的道理一样,一次两次不及时吃饭还行,长期如此就有可能引发胃病了,补回肾透支的阳气也是同理。

但关键是,什么样的性保健才叫及时呢?我们的日常生活已经给了我们提示,比如连续操劳了之后,喝点老母鸡汤;大病初愈要补点鸽子汤,鲫鱼汤,这些就是医学所说的“事后补”。同理,当你过度劳累,加班,连续出差,连续开会,多次性生活后,及时进行肾的性保健,补充回肾所消耗的“阳气”,才能让欲望与精力迅速回归,让自己在妻子面前找回责任与尊严,在老板与客户面前找回自信,同时,也找到状态最好的你。

曾经汇仁肾宝那句经典广告语“他好我也好”,时常变作大家故意戏谑的隐晦笑语,而现在反而成了这个欲望都市的箴言。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我们除了对事业、追求金钱和物质,也要追求更高品质的生活质量,对生活充满热情与热爱。人之于欲望,无论是钱权名利,还是体健心安,我们都是为了给生活更好更幸福的模样。

夫妻之间本来就是“他好我也好”,为了得到一次良好的性生活体验服用壮阳药物,短时间内两人都得到了满足;但每一次壮阳类药物的使用,本质上都是在透支肾精元气,犹如饮鸩止渴,长此以往进行肾透支,将会造成不可逆的后果。作为一个成熟的男人,在性生活出现问题时应该坦然面对并选择正确的方式加以解决。可以给肾来一个温阳的性保健,用温阳补肾的中药材进行“事后补”,恢复肾活力。用靠得住、信得过的中药进行事后补,时时补,才能真正补得进,固得牢,把那些年壮阳药或者其他原因造成的肾透支补回来,真正让夫妻生活“他好我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