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金融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 >资讯 > 正文内容

必贝证券者希博:疫苗概念股抢占眼球,领跑的Moderna估值预警

在大流行引发的低迷中,股市全线下挫,但疫苗研发企业却录得强劲涨幅,因投资者争相在冠状病毒疫苗的战斗中挑选出最有威力的赢家。

为了长久而稳定地复苏经济,找到一种针对新冠的永久疫苗迫在眉睫。然而,疫苗的研发、后续测试和商业化是一个艰难而漫长的过程,平均耗时超过10年,进入市场的机会只有6%。尽管经过了近40年的广泛研究,科学界仍未发现针对艾滋病等威胁生命的疾病的疫苗。

但大规模的投入仍旧必须的,回报远远超过失败的风险。

竞争激烈的疫苗大赛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数据,目前有8种候新冠病毒选疫苗正在进行临床试验,其中94种处于临床前阶段。深入了解他们的优缺点可以揭示潜在的赢家。

BBAE必贝证券制图

大多数候选药物都是基于蛋白质的,尽管还没有达到临床阶段。根据《自然》杂志,这些疫苗可能需要多剂量和佐剂才能引起足够的免疫反应。从历史上看,针对蛋白质疫苗(如SARS疫苗)的动物试验取得了良好的结果。与此同时,基于载体的疫苗(第二大流行方法)取得了显著进展,CanSino Biologics Inc. (OTCPK:CASBF)成为第一家将COVID-19疫苗推进II期临床试验的公司。

必贝证券统计,目前,已知的知名大药企都加入了疫苗研发的竞赛中。

美国制药巨头辉瑞5月初宣布,首批临床试验数据将于5月底获得,最快,将在今年年底在全美投放2000万支疫苗。2021年,辉瑞疫苗产能有望达到1亿支/年。

候选疫苗ChAdOx1 nCoV-19由牛津大学开发,成为第一个参与人体试验的欧洲竞争者,该疫苗的全球开发和分发合作伙伴阿斯利康公司(AZN)预计最早在今年年底可以有限地使用该疫苗。5月底,瑞典、英国制药公司阿斯利康从美国当局获得10亿美元(约合96亿瑞典克朗)资金用于新冠疫苗研发。

全球制药巨头强生公司(JNJ)基于其在埃博拉疫苗研发方面的专业知识,采用了类似的方法用于明年初的紧急使用候选疫苗。强生(JNJ )第一阶段研究最迟于9月启动。

但老牌药企在资本市场的表现被两家新兴制药公司夺去了风头。

BBAE必贝证券数据显示了今年来大药企以及新冠概念股的在美股市场的表现。

必贝证券数据显示,波动最剧烈的是棕色线条Inovio(INO),其次就是较深的蓝色Moderna(MRNA)。其他的几家老家伙基本都没有太大波动。橘线是吉利德(GILD),浅蓝是辉瑞(PFE),紫线是强生(JNJ),黄线是阿斯利康(AZN)。

来源:Tradingview BBAE必贝证券制图

从股价和市值上看,Moderna要远远好于Inovio。Inovio之所以波动这么大,原因在于它是被比尔盖茨挑中的疫苗开发商。Inovio曾声称,在获得中国共有的基因序列COVID-19的三个小时内,开发了一种代号为INO-4800的DNA疫苗以精确匹配该病毒的DNA序列,这使得该公司股价得到了进一步上升。但它在疫苗研发上的风头仍赶不上Moderna。

领跑的Moderna估值预警

与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合作的生物公司Moderna是第一家开始针对COVID-19进行人体试验的公司,其mRNA疫苗是目前全球研发最快的疫苗。

在疫苗初步设计完成两个月后,该公司于今年3月启动了一期临床试验,5月中旬宣布其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合作开发的新冠疫苗一期临床试验取得“十分令人兴奋的”阶段成果。这则发布于当日开盘前的消息迅速引爆股市。

5月29日,公司进一步表示针对新冠病毒的信使RNA候选疫苗(mRNA-1273)的二期研究中,每个年龄组的首批参与者已经接受了注射。

必贝证券数据显示,在其发展过程中一系列催化剂的推动下,该股今年以来上涨超200%,而纳斯达克生物技术指数NASDAQ Biotechnology (^NBI)仅微涨1.0%。

BBAE必贝证券制图

随着竞争对手在试验中推进已验证的成熟技术,Moderna对COVID-19的尝试可能会危及其整个疫苗平台的有效性。然而,由于全年的一系列催化剂,它的估值已达到峰值,几乎没有任何容错的余地。分析师对Moderna的相对估值以及对2020年营收的普遍预测,都显示该公司估值过高。

尚待验证的技术与竞敌的追赶

Moderna, Inovio Pharmaceuticals, Inc. (INV)和BioNTech SE (BNTX)/辉瑞公司(PFE)正在推进核酸疫苗。这种疫苗既安全又容易开发,可迅速扩大生产规模,但尚未得到临床验证。虽然将DNA分子移入细胞内部这一技术在人类应用上进展缓慢,不过Inovio的DNA质粒技术已被用于兽医护理,目前正在进行第一阶段的试验。与此同时,辉瑞与BioNTech已经在欧洲启动了mRNA疫苗的第一阶段试验,预计将在今年晚些时候用于紧急使用。

Moderna的候选基因包含编码冠状病毒颗粒上表达的刺突蛋白的mRNA,它会导致宿主的细胞感染。该公司已经提交了IND(研究性新药)第二阶段试验申请,计划在2020年第二季度(2020年第二季度)启动,可能在2020年秋季进行第三阶段试验,尚待监管部门批准。在相当轻松地通过了开发阶段之后,Moderna现在进入了风险更大的测试阶段。在这个阶段,该公司未被证实的技术将与已被证实的基于载体和DNA的疫苗机制相对抗,这些机制由财力雄厚的大型制药公司支持。

为了准备大规模的后期试验,主要的竞争者同时也在扩大它们的疫苗生产能力,促使Moderna确保供应。最近,BARDA(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和开发局),它在过去三年中最大的资助提供者,为mRNA-1273的高级开发和大规模制造提供了约4.83亿美元。几周后,与龙沙集团有限公司(OTCPK:LZAGY)签署了一项协议,每年采购至多1B剂疫苗。尽管在其位于马萨诸塞州诺伍德的生产设施的支持下,产量可以达到每月1亿支,但辉瑞和强生已经计划将产量提高到数亿支和约10亿支疫苗。

必贝证券数据显示,Moderna股票的风险从未像现在这样高,因为它要与无数竞争对手争夺一种成功的COVID-19疫苗。尽管在最初的测试阶段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但该公司未经验证的创新技术已经在后期测试阶段的竞争中被击败。财力雄厚的生物制药公司已经宣布了更为雄心勃勃的疫苗推出时间表。

下滑的收入与夸张的估值

Moderna只是一家处于临床阶段的生物制药公司,目前还没有一家候选公司达到三期临床试验阶段。通过与政府和私人合作伙伴的战略联盟,公司已经连续两年签订了收入合同。由于BARDA协议承诺将实现其2019年营收的8倍以上,这一趋势可能在今年逆转。因此,我们认为,预计2020年的收入为8580万美元,同比增长约42.5%是合理的。

Moderna收入增长 来源:koyfin BBAE必贝证券制图

然而,这些疫苗的成功几率很低,而且它们很难赚钱。强生的首席科学官已经估计,根据产量,其COVID-19疫苗的成本可能低至“每剂10美元或10欧元”。因此,即使mRNA-1273进入市场,激烈的竞争和政府的压力也会削弱Moderna的定价能力,侵蚀其盈利能力。

必贝证券认为,冠状病毒疫苗的研发对该公司来说是一把双刃剑。任何成功都可能验证其整个mRNA疫苗平台的有效性,但这些缺陷可能危及其技术可靠性,使公司的最高估值面临风险,目前的估值为NTM(未来12个月)EV/Sales的211.3倍。

Moderna_估值倍数 来源:koyfin BBAE必贝证券制图

BBAE必贝证券数据显示,这一倍数是过去6个月平均水平的两倍多,比同类公司BioNTech和Inovio高出好几倍。与竞争中领先的候选人CanSino相比,Moderna的溢价约为53.0%。分析师认为,Moderna的估值与它在疫苗开发战略上的创新之处无法相比,因此需要对其估值倍数进行修正。假设NTM EV/Sales的倍数为~133.0x ~140.0x,市场对该公司2020年的收入预期普遍显示该公司被高估了~32.7% ~29.5%,这很难说是一个令人信服的“买入”机会,尽管有一些迹象表明情况恰好相反。

结论

新冠肺炎疫苗的研发已成为一场零和游戏,拥有成熟技术和雄厚财力的大型制药公司为进入市场制定了雄心勃勃的时间表。尽管收入低,成功也不确定,Moderna还是以其未经验证的技术加入了竞争。

有疫苗专家对Moderna的疫苗提出了怀疑,一方面是该公司没有将试验结果发布医学专业期刊,而是只发了新闻稿;二是对于产生了中和抗体的8名受试者,没有进一步透露他们的年龄段等关键信息,也没有透露其余37名受试者的结果。对此,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在接受CNN采访时表示,该疫苗仍然处于研究的早期阶段,结果尚无定论,并表示:“对此持谨慎乐观态度”。

尽管在最初的测试以创纪录的速度进行时,它的股价飙升,但后期测试的风险和激烈的竞争已不再是其估值达到峰值的理由。

作者:必贝证券CEO 者希博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