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经济网欢迎您!
当前位置:首页>资讯 > 正文内容

被指控侵吞紫光国资,“神秘人”智路建广究竟是谁?

“侵吞国资”、“自然人控股”……在中国半导体巨头紫光集团的破产重组案中,紫光原掌舵人赵伟国的一系列指控,把接盘方智路建广推上风口浪尖。

赵伟国似乎希望舆论相信,这是一个金融资本入侵实业,破坏半导体国产化进程的故事。然而,如果仔细审视一下智路建广的过往经历,就会发现,它绝非一个只会在破产重组中攫取资产的“秃鹫”,而是有着优秀的产业运营战绩,并且曾多次将优质海外半导体资产买到中国。

赵伟国给紫光留下的资产究竟应该如何估值,也仍然是一个充满争议的话题。中国存储芯片的“希望之光”长江存储,尽管拥有无限光明的前途,但短期仍然面临巨额亏损,需要持续的重金投入。

事实上,智路建广的重整方案,能够保证清偿紫光绝大部分债务,已经超出市场预期。

而重整方案中损失最大的,恐怕只有曾经同样热衷资本运作的赵伟国了。从声明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让紫光陷入债务泥潭的赵伟国,仍不甘心就此“净身出户”。

显然,赵伟国和智路建广究竟孰是孰非,并不能仅凭一面之辞。

智路资产实控人李滨 图源:瓴盛科技

背后有国资身影

智路建广到底是什么背景,观察者网询问的很多业内人士也说不清楚。

在被赵伟国实名指控侵吞国有资产前,智路建广这个财团联合体相当低调。

大手笔接盘紫光集团这艘“半导体航母”,应该是智路建广成立多年来做过最出圈的事。

但实际上,在半导体业内,智路建广早已声名远扬。

就在今年,这个联合体还发起过两笔相当大的并购:

一是收购韩国芯片巨头美格纳半导体(Magnachip),但被美国阻挠后收购失败;第二就是收购全球最大封测企业日月光在中国大陆的四家工厂。

像赵伟国被称为“并购狂人”一样,智路建广也有个绰号叫“半导体大厂收割机”。

从官方登记的备案信息来看,智路资产成立于2017年5月5日,业务类型是私募股权基金和创业投资基金,管理规模在50-100亿之间;建广资产成立时间更早一些,成立于2013年12月1日,业务类型和智路类似,管理规模在20亿-50亿之间。

中国证券投资基金协会官网截图

两家公司的重点投资领域,都是半导体、智能制造等新兴产业。

在搜索引擎上搜索智路资本,会发现下方词条提示该公司投资人包括高通、恩智浦、日月光等境外企业,但其官网并无任何相关信息,只是显示投资人包括高科技公司、大型金融机构和家族基金等。

谷歌搜索截图

如果穿透股权结构,会发现智路资产的实控人名叫李滨,持股比例高达73.15%,拥有绝对控制权;建广资产股权结构更复杂一些,虽然最终实控人是国务院(持股比例51%),但李滨也是最终受益人之一,他实控的建(天津)科技信息咨询合伙企业,在建广资产持股49%。

启信宝信息截图

不难看出,智路资产和建广资产都绕不开李滨。

目前,网络上并没有李滨的具体简历信息,他也没有在智路资产担任任何职务,不过他是建广资产的投评会主席

除此之外,李滨还是中关村融信金融信息化产业联盟(下称:融信联盟)理事长。

官网显示,融信联盟是是为支持战略新兴产业生态发展,由多家科技企业、商业银行和投资机构等共同发起成立,经北京市民政局核准的非营利社团法人。

熟悉半导体行业的人看一下就知道,融信联盟的成员中,大多都是国内半导体产业链中各个环节的龙头公司,例如晶圆代工龙头中芯国际、设备龙头北方华创、封测龙头长电科技、面板龙头京东方、图像传感器龙头韦尔股份。

融信联盟官网截图

显然,能做融信联盟的理事长,李滨在半导体领域的地位肯定不一般。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智路资产法定代表人、管理合伙人张元杰,拥有多家半导体公司的工作经历,他还担任过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资产配置部门董事总经理,目前还是融信联盟副理事长。

智路资产官网截图

“生意人不记仇”

在半导体业内,赵伟国成名于大规模并购。给他机会,没有企业他不敢买。

关于他的激进策略,有个业内广为流传的桥段:2015年赵伟国前去台湾考察,曾公开批评台湾半导体不对大陆开放“死路一条”,豪言要买下台积电,让岛内相当震惊,还被郭台铭嘲讽为“只会炒股”。

郭台铭嘲讽赵伟国是一个“炒股的”

智路建广同样被誉为“半导体企业收割机”。

成立于2013年的建广资产,背后控股股东是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显然并不缺钱。

仅成立1年,建广资产的管理规模就达到120亿,并与恩智浦(NXP)合资成立专注功率半导体器件的瑞能半导体,随后又拿出18亿美元收购恩智浦的射频功率业务等。

智路资产成立时间虽然有些晚(2017年5月),但动作并不慢。

在成立当年,智路资产就做了两件让业内震惊的事情。

首先,是联合建广资产、高通和大唐电信投资30亿成立合资公司——瓴盛科技,由李滨担任董事长,并由高通将中低端的手机处理器技术授权给瓴盛科技。

瓴盛科技投资方 图源:公司官网

这一举动直接惹毛了赵伟国,因为当时紫光集团旗下的展讯通信做的也刚好是这块业务,瓴盛科技拿到高通技术后无疑会对其市场形成挤压。在朋友圈,赵伟国痛骂高通方代表孟璞为买办,并痛批李滨自私自利、不顾民族大义。

赵伟国朋友圈截图

在外界看来,赵伟国在此时已与李滨结下梁子。

但前天(12月15日)面对媒体时,赵伟国却称“生意人都不记仇的”,不过他同时也透露李滨从来没有找过他。

成立当年,智路资产做的另一件大事就是以27.5亿美元(约合181亿元人民)收购恩智浦旗下标准件业务(后更名为安世半导体)。

这起半导体领域的并购案在当时得到了国家多部委的大力支持,合肥国资也深度参与其中。

而后发生的中美贸易战和科技战,让这起并购成为迄今为止中国最大的海外半导体并购案。

收购后,智路建广在2019年和2020年分两次以超过260亿元的价格,将安世半导体转手卖给国内上市企业闻泰科技,帮助闻泰科技成为目前国内最大的IDM(垂直整合制造)厂商。

即便在疫情阴霾下,智路建广在海外也频频出手。

2020年,建广资产收购全球光电子及半导体自动化封装和测试设备制造商德国ficonTEC公司80%股权;同年,建广资产完成对超高纯溅射靶材研发、生产公司东电子的投资

智路资产也不逊色。今年3月,智路发起对全球第二大OLED驱动芯片供应商、韩国美格纳半导体的收购,但期这笔收购在美国阻挠下已经宣告失败。

而在本月初,智路资产成功以14.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全球最大封测企业日月光位于大陆的四座封测工厂,这四座工厂在模拟、数模混合、功率器件、射频(RF)等应用领域均有布局。

半导体工厂内部(资料图)

截止目前,智路建广在产业链上下游累计投资额超过600亿元,俨然已成一家半导体行业的“隐形巨头”。

在外界看来,正是因为智路建广拥有大量的行业整合经验,才帮助他们成功中选紫光集团的战略投资者。

有行业观点指出,智路建广联合体十分注重投后管理和协同,注意结合并购资产的技术、产业和本土优势,进行上下游整合,这或许是其能在此次竞争中胜出的另一个关键原因。

要知道,看上紫光集团优质资产的不乏实力强劲的国资和民企,其中包括广东国资广东恒健、北京地方国企北京电控、无锡国资无锡产业发展集团、阿里巴巴集团和浙江国资联合体、中国电子、武岳峰科创与上海国资上海国盛联合体等。

从以往的并购历史来看,智路建广投资的企业覆盖半导体产业包括设计、制造、封装在内的多个环节,与紫光集团及其旗下子公司构成产业链上下游合作关系。

而紫光集团在往年的运营中存在的问题就是投后管理不足,没有发挥出并购企业的综合优势。如果智路与建广承接紫光集团的重整,或将带给紫光强化上下游供应关系、保障供应链安全的机会,也可能将其产业优势更好地发挥出来。

“并购狂人”实名举报,站的住脚吗?

在外界认为紫光集团的战略重组已经尘埃落定时,该公司曾经的掌舵者却突然抛出“重磅炸弹”。

赵伟国12月15日实名举报,紫光集团重整工作组联合智路建广,严重做低紫光集团旗下的资产价值,并且涉嫌造成超过730亿的国有资产流失。

这份声明,让人再次想起最的联想集团的国资流失争议。

财务方面的信息,可能还需要权威机构的定论。但梳理最的新闻不难发现,赵伟国的指控并非都能站的住脚。

首先就是他质疑智路建广的总资产规模,不符合战略投资者的要求。

但从公开资料中不难查到,虽然智路建广联合体的注册资本不大,但是其管理的基金规模非常庞大,智路建广是通过股权进行融资,而做项目并不是用注册资金。

并且,智路建广还能在市场上找到更多盟友。

根据日前曝出的重整草案,在众多参选投资者中,智路建广的报价最高,给债权人的清偿条件最优。

按照计划,紫光集团重整投资方将智路建广牵头,长城资产、湖北科投、珠海华发和河北产投等组成联合体,共同搭建重整投资公司,出资600亿元承接重整后的紫光集团全部股权。

重整草案指出,若紫光集团重整计划得以顺利实施,有财产担保债权将全额现金清偿,普通债权将通过现金、股票抵债及留债等方式予以清偿,预计可实现95%至100%的清偿率。

这甚至让部分债权人感到超出预期。

备受关注的是,赵伟国提到的国之重器长江存储的股权,也将由湖北国资接手。

而重整计划对于长江存储的估值,是否像赵伟国单方面认为的“严重低估”,也值得商榷。国内半导体分析机构芯谋研究首席分析师顾文军今年9月曾向《财新周刊》介绍,即使保守估计,长江存储未来十年仍需5000亿资金投入,堪称“无底洞”,三年之内都难以盈利。

长江存储核心厂区  图源:长江存储官网

此外需要提及的是,如果赵伟国对重整计划存在“低估”的指控的确存在,清华控股作为紫光集团的实控人,应当会更加在意。

但清华控股12月17日午间发布声明称,健坤集团及其实控人赵伟国发布有关紫光集团债务风险处置的不实信息,相关信息未经清华控股授权,不代表清华控股意见。

而赵伟国在之前实名举报的声明中反复替清华控股质问重整工作组和智路建广:是不是为了让清华和健坤零对价出局?

几天,他还连续发声质疑重整方案:

“你们不仅吃肉不吐骨头,还让清华和健坤零对价出局,连点汤水和骨头渣也不留。”

“重整方案出来以后,我对里面的内容还是出乎意料地感到震惊,因为我原以为多少会给老股东留点儿。”

“实际上工作组是刻意要把清华和健坤的利益剥夺掉,因为做成零对价的话,我们就没有权利了。”

“请了一个帮忙来屋里打扫卫生的,结果后来改成打劫了。这就是个赤裸裸的打劫方案。”

在话里行间,赵伟国已经透露出他的真实想法,实名举报不光是为了国有资产,也是为了自己能留点“汤水和骨头渣”。

所谓零对价出局,就是赵伟国在紫光集团的股权,被智路建广接手,后者不用向前者付出任何对价。

对于在紫光集团深耕十余年的赵伟国,这可能有点难以接受,毕竟紫光现在已是全国有名的半导体集团。

但智路建广接手的不只是资产,还有紫光集团的债务。

而赵伟国,虽然失去了紫光集团的控制权,但他还是紫光集团的债权人,在重整过程中也并非一无所获。

12月15日晚上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赵伟国表示,智路建广只是个资产管理机构,他怀疑智路建广有没有管好紫光集团的能力,“别到时候又引发新的债务危机”。

说这话时,赵伟国应该没有反思紫光集团上千亿的债务是怎么来的。

对比赵伟国,同为清华校友的李滨,似乎更会资本操作。过去几年,智路建广从海外买回来的资产,不少都以收购价好几倍的价格卖给国内公司。而紫光集团买来的资产,没有合适的退出渠道,最终消化不良,导致债务危机

赵伟国 图源:清华大学

赵伟国前天也坦言,“紫光自身因为急于把事尽快做起来,我们用负债的方式做,这也是从战略责任上我犯的策略错误,(扩张的节奏)把握得确实不好。”

但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如果赵伟国在声明当中列举的相关资产评估数据属实的话,对于长江存储及紫光联盛的股权评估确实可能存在低估。至于事情真相到底如何,既然赵伟国已实名举报,只能等待权威结论。

12月16日晚间,紫光集团清算组发布公告称,赵伟国指控均是不实信息,12月29日将召开会议表决重整计划。

“债权人会议,我们肯定会出席。”赵伟国当天表示,“我不预测什么,对我来讲现在是战斗。如果重整方案不重新制定,我会把官司一直打下去。”

免责声明:市场有风险,选择需谨慎!此文仅供参考,不作买卖依据。

标签阅读